文 / 墨白笙

正文 第十三章 姑娘好大的胆子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

    沉闷的哀嚎声不断从深井中传出,它已经完全丧失了辨别方向的能力,还未与对方交手,自己就要把自己撞死了!

    尚胧月眉头轻挑,嘴角不厚道的笑越发明显,“收。”话音刚落,井中的金光顿时就消散了。

    只是井中的碰撞声依旧持续不断,那东西的视线一时半会儿还恢复不了。

    尚胧月也不着急,她巡视了一遍整个院子,除了眼前的这口井之外她并未发现有可疑之处。

    在她回头之时正好一个黑影从井中“嗖”的一下窜了出来。

    它落地的时候身子还有些摇摇晃晃,瞧着它如此狼狈的模样,尚胧月不禁感叹道,“好歹也是大凶级别,怎么几张灵符就让你成了如此模样?”

    “几张?”那东西在听完她的话后额头的青筋紧绷,眼里似燃烧着熊熊烈焰般,“你那是几张?!那他妈的上千张灵符你跟我说几张?!”

    笼罩着月光的乌云被一阵风悄然吹散,清冷的月光映照在那邪物的身上,那张扭曲的、邪恶的脸呈现在尚胧月的眼中。

    尚胧月的目光愣了几分,那是一张让人难以用语言形容的面容……

    它的脸上满是血迹和肿块,额头鼓起的大包像是挂了个肿瘤在头上,眼圈周围猩红,瞳孔布满的血丝似乎随时都会破裂。

    它没有嘴唇,两排牙齿完整的暴露在外,一览无余。

    嘴里不断有血液流出,两排牙齿锋利无比,仿佛能撕碎一切。

    即便是现在鼻青脸肿的模样,它给人的恐惧感也没有消弱很多。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邪物的咆哮声在这寂静的夜晚回荡开来。

    尚胧月并不想跟它废话,随即一个箭步就冲上前去。

    面对尚胧月突然的进攻,邪物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尚胧月完全不给它喘息的机会,她现在只想速战速决,方才闹出的响动怕是早已惊动了巡逻修士。

    她得尽快处理掉眼前东西,然后离开。

    凝霜剑在她手中华丽一转,她纵身一跃而起,那邪物反应也迅速,它猛地转身,正好抓住了她的空隙!

    锋利的爪子冲刺向前,一击便刺穿了眼前的人的身体。

    它正要得意之时,那个被它刺穿的人,“嘭”的一声变成了一张很薄的纸人。

    “糟了!中计了!”

    耳边响起的声音像是冰霜与冰霜之间与此相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那是凝霜剑出鞘时发出的声响。

    尚胧月手持凝霜剑不知何时出现在邪物的背后,紧接着一道如同月光般清冷的光泽划破漆黑的夜色。

    她轻盈落地,犹如一片羽毛落在云朵上。

    而她身后的邪物早已身首异处,被凝霜剑斩断首级的邪物几秒后便化成一道黑烟消散。

    整个斩杀的过程可谓是不费吹灰之力。

    院中的地面突然猛地震动起来,尚胧月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她的目光紧锁在不远处的水井上。

    猛烈的震动无疑是从井中传来的,一会儿会出来什么尚胧月的心里多少也猜到了。

    强烈的震动袭来时,一阵令人恶心的臭味也随之而来。

    浓烈的腐臭味差点让尚胧月当场呕出,她贴了一张净化符在额头,这才闻不见那刺鼻的气味。

    她微眯下眼眸,瞧见有什么东西正从井中慢慢升起。

    借着微弱的月光,尚胧月看清了从井中冒出的是什么…………

    那是一棵形状扭曲的树…………她发誓这是她见过最恶心的树,虽说提前有了心理准备但视觉冲击还是抵挡不住。

    一棵挂满尸体的参天巨树展就这样暴露在院中,在黑夜中那些尸体的形态千奇百怪,脸上无不是惊恐之色。

    黑色的粘稠血液不断的向下低落,才一会儿的功夫地面上就染上了一层粘稠的血液。

    大凶级别的妖邪口味一向如此变态,之前在院子里并未寻找到它储藏“粮食”的地方,剩下的一种可能便是在井下。

    邪物死了,它压制住怨气的力量也就消失了,井中累积的怨气得到释放这才将眼前的大树给冲了起来。

    尚胧月可不想在外面逗留,她瞬移到了房间中,床上的一家三口也逐渐清醒。

    第一个睁开眼睛的是小孩的父亲,他看见眼前站着的尚胧月时神色充满恐惧,眼神惊慌失措,“你……你什么时候才会放过我们一家三口?”他的声音因恐惧而颤抖,眼睛甚至不敢直视尚胧月。

    看来他时把她当成那个邪物了。

    尚胧月清了清嗓子,“一直压迫着你们的邪物已经被我除掉了,一会儿会有修士来善后。”

    “你们将所发生的事情如实告知他们便可。”

    “你说…你说什么?!”男人猛地从床上起身,眼里的激动顿时溢出,心跳随之快速跳动,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在这一瞬,就要彻底释放。

    就像一直被囚禁在牢笼中的鸟,在绝望之际瞧见了敞开的大门,近在咫尺的自由和希望就在眼前。

    不过很快男人眼里的激动又被疑惑和担忧所占据。

    之前……那邪物也这样捉弄过他,让他一下从绝望到希望,又从希望跌落至绝望。

    它就喜欢看他们露出悲痛和绝望的模样。

    尚胧月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拿出一张符箓贴在了小孩的额头上。

    男人见到她的动作,本能的想要去阻止,不过他被尚胧月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小孩原本紫青的脸在贴上了尚胧月的灵符后渐渐的恢复了血色,她转身看向男人,顺带解开了定身,“这才总能信我了?”

    男人上前抱起小孩,一直被邪物掐住命脉的孩子如今有了生气,面容都恢复了点点血色!

    他激动的热泪盈眶,所有的不安在这一刻消散无踪!

    男人轻轻放下小孩子,他突然向尚胧月下跪,不断的磕头,“谢谢你!真的太感谢了!要不是你,我们还不知道接下来会遇见什么!”

    男人的情绪非常激动,那是压抑已久的情绪得到了释放。

    尚胧月将他搀扶起,顺带递给他几张符箓,“这几张符箓防身用的,带在身上也好贴在家里也好,都能保护你们的性命。”

    “但有效时间只有三年。”

    男人接过符箓不断的向她道谢。

    尚胧月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你媳妇没有大碍,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即可。”

    她递给男人一个白色的小球,“若是想要找我就滴一滴血在上面,当它亮起金光的时候说话,我便能听见你的声音。”

    “好好好。”男人赶忙接过尚胧月手中的白色小球。

    尚胧月沉默片刻后,她看向眼前的男人,“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帮下忙。”

    男人连忙道,“恩人有事尽管开口!我家虽说穷了点,但还是能拿得出钱的,恩人若是需要,我这就取来!”

    尚胧月摇摇头,“钱就不必了,我想要你帮我宣传一下……”

    “不知恩人想要宣传什么?”

    尚胧月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着。

    听完尚胧月的话后,他眼前一亮,“没问题!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你对我们的救命之恩,我们无以为报!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替恩人办妥的!”

    “在此之前还请恩人收下这一点心意。”

    尚胧月摇摇头,“钱免了,就同你帮我宣传抵消了。”

    “这不行!一码归一码!”男人的态度强硬,不容拒绝,尚胧月也只得收下。

    “你的心意我收下了,若是有事,便按照我告诉你的方法找我便是。”她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了男人的面前。

    尚胧月知道他们家没有多少钱,方才男人给她的钱,是他们全家的积蓄。

    她离开的时候丢了一袋钱袋在他们的锅中,那些钱能让他们不愁一段时间的吃穿了。

    尚胧月离开没多久巡逻修士就赶来了,这里的位置有些偏劈,不然他们早就到了。

    尚胧月之所以会路过这里是因为她怕落文宇跟上来,所以刻意绕了一大圈才回府的。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她这才不走小路,她该走大路。

    每次都是在小路碰见落文宇,这次她换个路线,就不信还能碰上他不成?

    尚胧月看了看前又看了看后,环视一遍四周确认没有人后,她才长舒了口气。

    “姑娘……莫非是在寻我?”

    “寻找谈不上,我这是在躲………”话说到一半她便停了下来,那双灵眸因受到惊吓猛地收缩。

    脊背阵阵发凉,似乎身后有什么无比可怕之物,她僵硬转身,果不其然那张令她讨厌的脸呈现在她的面前。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的彼此之间能过从对方的瞳孔中看到自己。

    “姑娘是要躲我?”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有一说一,这货人品和性格虽说很差,但这张脸的颜值是真的长在了她的心坎上,尤其是他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着她,嘴角还挑起一抹耐寻味的玩味。

    一时间她竟看的出神,这样的落文宇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姑娘昨晚好大的胆子,竟敢……戏弄本王。”落文宇中间刻意停顿一下,他的声音似乎有种摄人心魄的蛊惑。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