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惹春酥

正文 白头戏言:赵识珩柳岑栖番外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江南的诸多风花雪月似乎都是在朦朦烟雨里落笔,赵识珩在许多年以后才惊觉自己与柳岑栖的初遇却是在草长莺飞的叁月晴好时。

    彼时他是以纨绔恶名遐迩全广南城的赵府少爷,她仅是抱皎坊的一名舞娘,故事的开端俗套又平常,少女在席上展袖起舞,刹那惊鸿在他瞳底——却并非为翩翩舞姿惊鸿,而是为眉眼倾下的清容惊鸿。

    是以宴终后他特意去寻了她,开门见山就是问她芳名,她则静静凝视着他,面容不惊:

    “我是抱皎坊的栖娘,赵公子,你若看不起我,何必问我的姓名呢。”

    赵识珩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回答。

    自小的锦衣玉食将他养得惯来高高在上,全琅州都知道赵识珩是个任性骄纵的纨绔性子,是以从无人敢出言顶撞他。

    赵识珩原以为自己会生气的,他该生气的,可是他没有,彼时他望着对面少女平静的眼,鬼使神差般垂下了头,闷闷地对她道歉。

    这句道歉为他赢来了柳岑栖的回答,赵识珩喜出望外,继续试图搭讪:

    “在下观柳姑娘方才那一舞,舞步轻盈精妙,矫胜飞柳,又翩翩若云娥,敢问此舞可有名字?”

    柳岑栖扬眉,瞳河里燃起灼灼傲色:“这一舞名唤仙夭,取的是夭夭胜仙之意。”

    夭夭胜仙。

    赵识珩自诩见过世间颜色无数,却从未见过柳岑栖这般的女子,舞娘出身的她理该习惯躬颈埋身,可她却扬着眼眉,给自己的舞步起名“夭夭胜仙”。如遇旁人夸她,她亦从不言什么自谦之词,她只会漾开笑眼,随后道:

    “我毕竟占着个‘一舞动琅州’的名头,跳出来的舞步若是丑态百出,那岂不是让人家看尽笑话。”

    柳岑栖似乎生来就是骄傲的。

    而他怎能不倾倒在这一眼里。

    赵识珩曾在话本读过无数次“敢爱敢恨”的四字评语,相识柳岑栖后他才读懂,这四字简直淋漓在柳岑栖的身上,那时他筹银为她赎身,想让她跟着自己一生一世时,柳岑栖默了半晌,最后告诉他:

    “赵识珩,我这人记仇得很,你若负我一回,纵使是死我都不会原谅你。”

    柳岑栖心高气傲,她同抱皎坊里的其他舞娘都仅仅是点头之交,她没什么朋友,是以懵懵懂懂,第一次撞见这样炽烈又盛大的少年爱意,如何能不心动。

    抱皎坊的其他舞娘觉得她可悲又可怜,她骨子的清高似乎使得她忘记了自己的出身,在这抱皎坊里,岂敢祥求逢与良人,更别提是赵识珩这般惯来风流的公子哥,柳岑栖以真心付他,而他一时的真心又岂能长久。

    柳岑栖那时天真,信了孔明灯下少年的一句“此生不分离”,信了“我必娶你”的一句允诺,信了花红嫣然里两双手紧攥的一句“纵是抛去从前所有荣华富贵,我赵识珩也必要同柳岑栖此生共白头”。

    是她不识纨绔善戏言。

    赵府怎可任他迎娶舞娘进门,在一场场鸡飞狗跳的争吵过后,家中停了他的月银。

    那是他第一次尝到何为潦倒,赵识珩怕了。

    他到底还是做不到抛去所有荣华富贵,只求和她白首不相离。

    赵识珩央求家中拨出一笔足以保她后半生平安的银子来,同她告别时他原以为她会斥他,又或者咒他,可她只眼睫一颤,随即抬眸静静凝视着她,如同初见那日,她的眼中没有半分波澜。

    “我不会留你,天下辽辽,赵识珩,后会无期罢。”

    属于柳岑栖的自矜使得她道不出挽留之词,更做不到祝他前程似锦,于是极轻的一句“后会无期”落了地。

    她只在朦朦烟雨里留给他凄婉一眼。

    这一眼,是赵识珩余生的所有执念。

    赵识珩是在小厮的闲聊偶然听到战事的,一字一句,如同极锋利的匕首,将他脑海里的弦刮得血痕累累:

    “叛军果然打进广南城了,真是不敢想我们没有离开那个地方的下场,恐怕得尸骨无存了吧。”

    叛军,广南城。

    难怪家中要举族迁离广南城,难怪父母宁愿舍弃这么多年在广南城的积蓄亦要离开,可是……

    可是阿栖还在那里。

    赵识珩在这一刻记起了从前的种种,他记起初遇时的风华错,他记起女孩明粲眼底的笑晕,最后记起的,是雨中她不曾回头的背影。

    他当即决定打马回广南城。

    父母试图阻拦他:“战事动荡,城门焉会开,你回去又能有什么用呢。”

    赵识珩垂着眉眼,只是说:“是我先允她的岁岁年年。”

    他离开复又回来其实也不过叁日,可这叁日长过叁年。

    赵识珩在城外等了半月,半月后城开,满城百姓皆为此番祸事的有惊无险而庆祝,只有赵识珩得到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他同阿栖约定过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先弃了约,悔过时却恍然发现柳岑栖已经没有一生一世了。

    赵识珩浑浑噩噩,后来他在家中翻到一卷白绫,翻开是柳岑栖的口吻,她并不识字,想来是柳岑栖专程托人替她写的,并在他离开后的那几天里造访已空无一人的赵府,留下了此物。

    柳岑栖在白绫上留给他一句“望君岁岁平安”,她分明是怨他的,可是阿栖,在分别那日,你看我的眼神为何只剩平静呢。

    遗憾常催人癫狂,“失去”二字竟能让浪子挣扎成情种。

    柳岑栖死后的第一年,赵识珩学会了她的那支《仙夭》;

    柳岑栖死后的第二年,赵识珩疯了,他举剑刺向了自己的父母,叫嚷着是他们害死了他的阿栖;

    柳岑栖死后的第二年,赵识珩被自己的家族抛弃,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个整日神神叨叨的疯子是从前那个神采飞扬的赵氏少爷,这一次赵氏彻底迁离了广南城,这个家族终身不再踏足此地,任他一人在此自生自灭;

    柳岑栖死后的第叁年,赵识珩疯病愈重,他开始祈求邪神,试图求来一个邪方以再见柳岑栖一面;同时这一年他刨开了她的坟,为少女那具已经腐烂的尸体穿上了嫁衣,然后笑着说“阿栖,你终于嫁给我了”;

    柳岑栖死后的第四年,他见到了一个人。

    女子华裙迤逦,潋滟流转的眼波好似可以媚出水来,她懒懒欺下黛色的眉,望着己腐的柳岑栖尸身,女子的鼻嫌恶地耸了耸,极不动声色的一刹,她很快就整理好表情,莞尔道:

    “你心极虔,我主慈悲,特派我来送你一计。赵公子,我有法子可以复活你的心上人,可愿听我一叙?”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